第1章  1802号房间见

    a市国际饭店。

    “祝各位同学毕业后前程似锦,婚姻美满。”班主任说道,一口把杯中的啤酒喝了。

    同学们也纷纷的把杯中酒喝了,坐了下来。

    白汐喝的有点多,脸蛋红红的,趴在桌子上,手指轻点着酒杯,热闹中,有种淡淡的惆怅。

    大学毕业了,以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奔东西,四年同学,终究是不舍得。

    “听说,我们今天能来这么高档的饭店,都是纪辰凌出的钱。”

    “他家是京城里有名的财阀集团,涉及金融,娱乐,it,房地产,他又是唯一继承人,随便手一挥,就是几亿的进账,要是能和他一场恋爱,死而无憾了。”

    “你想的美,同学四年,也就大一的时候见过他半年,后来他只是考试过来,和我们是同年人,已经是海外投资部的ceo,气度就是不凡。”

    “他今天好像也来了,在隔壁包厢里,校长,教导主任都在巴结他呢,毕竟,他点一点头,就能解决很多就业问题。”

    白汐撑着下巴听女同学们议论,扬起笑容。

    至少她和财阀集团的接班人同学过,这个牛,可以吹一辈子。

    “白汐。”陈慧喊道。

    白汐醉眼朦胧的看向她,“怎么了?”

    “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份信交给纪辰凌,确保他看后,约他在1802号房间见,别在校长他们面前说出我的名字,我害羞。”陈慧眼眸闪锁着说道。

    白汐犹豫着,“要是他拒绝了呢?”

    “总比错过好吧,今天之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班长拜托了,我不敢见校长,教导主任他们。”陈慧请求道。

    “知道了。”白汐仗义的接过了陈慧手上的信,去隔壁包厢,敲门。

    “进来。”校长的声音传出来。

    白汐进去,恭敬地鞠躬,“校长好,教导主任好,书记好,老师好。”

    纪辰凌微微一顿,雍容沉敛地眼眸睨向白汐,越发的深沉静谧。

    他轻摇着红酒杯,超乎同年人的成熟,华贵,俨然一位傲视群英的君王,深不可测。

    白汐喊完后,看向纪辰凌,不好意思的扬起笑容,压低声音喊道:“纪辰凌,我有事情跟你说,出来一下好啊。”

    校长和教导主任相视一眼,暧昧一笑。

    今天过来表白的女孩不下十个了,纪辰凌正眼都没有看她们一眼,如今的女孩啊,真是胆大。

    也对,又帅,又有          帅,又有钱,身份显赫的男人,谁不要。

    他们笑完,就看纪辰凌放下了酒杯,起身,朝着白汐走过去。

    校长:“……”

    教导主任:“……”

    纪辰凌走到了白汐的面前。

    她从来这么近距离的和他接触过,发现他好高,高的整个阴影可以笼罩着她。

    白汐憨厚的扬起笑容,把信递给他,“这个,你看下。”

    纪辰凌狐疑的接过她手中的信,打开。

    信上很简单的写了一句话:纪辰凌,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我非常非常喜欢你,我想给你生小宝宝。

    落款是……白汐。

    纪辰凌深邃的看向她,幽光点点,又过分的静谧,好像浩瀚无边的宇宙。

    “你看完了?”白汐狐疑的问道。

    “嗯。”他沉沉的应了一声。

    “那,1802号房间见?”白汐小声的问道。

    纪辰凌看她脸蛋红扑扑的,眼睛呼眨呼眨的,一脸纯真无瑕的模样。

    这么大胆的邀请,不像她平时恬静乖巧的性子,“你今天喝多了?”

    “嗯。”白汐点头,比了一个三,又加了一根手指,说道:“三瓶啤酒,还混了一点红酒,不过,还好,没有醉。”

    “那你别后悔。”纪辰凌锁着她说道。

    后悔什么?

    她没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随口应了声,“哦,那你答应了吗?”

    纪辰凌幽幽的看着她,眸色流淌过波动,“答应了。”

    “太好了,纪辰凌,你真好。”白汐愉悦的扬起笑容,俏皮的点着纪辰凌,倒着走了几步,转过身,回到他们的包厢。

    陈慧正站在门口。

    白汐握住了她的肩膀,高兴的说道:“陈慧,他答应了,你得逞所愿了。”

    “什么?”陈慧脸色一下子惨白,不可置信道:“他答应在1802号房间见了?”

    “嗯嗯,你赶紧去吧,我也要回家了。”白汐拎起自己的包,悠哉悠哉的出门,上了公交车。

    她家住在博爱路小区,三站路就到了,从车上跳下车,晃悠晃悠的回去。

    黑暗处,有人打电话,“看到她了,长的不错,身材也挺好……迷药准备好了,放心,这种迷药会让人产生幻觉,不会睡过去,拍下录像发给你。”

    白汐听到急促的脚步声靠近,扭头,看到一个光头靠近,手臂上一疼。

    光头不知道给她注射了什么东西,瞬间有几分眩晕。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用力的推开了光头,朝着前面跑,惊慌的喊道:“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光头抓住她的手臂,猥琐的说道:“美女,别怕。哥会好好的疼你。”

    “滚开。”白汐甩着手,怎么都甩不开。

    她手脚无力,被光头拉着走,视线越来越模糊,只觉得有道力,搂住了她的腰。

    她被拉倒了一个强壮的怀中。

    白汐头晕的厉害,迷迷糊糊的,意识都不清楚了,抬头,看到纪辰凌,愣了一愣,脑子像是抽了一样,脱口道:“皇上。”

    纪辰凌:“……”

    “我去了1802号房间,别人入住了,你骗我。”纪辰凌沉声道,冷凝着脸色,很不悦。

    白汐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看向光头,抱紧了纪辰凌,“皇上,有刺客,皇后要杀我。”

    纪辰凌狐疑的拧起眉头,瞟了一眼地上的针管,“你被下药了?”

    “是皇后干的,皇上,你要为我做主。”白汐一本正经的。

    纪辰凌无奈,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后车位上,“我送你去医院。”

    白汐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可怜兮兮的说道:“臣妾没病,不去医院,皇上要找个借口把臣妾关进冷宫吗?”

    纪辰凌不搭理她,坐在了她的旁边,对着保镳吩咐道:“去医院。”

    “皇上。”白汐急了,搂住他的腰,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臣妾没病,今天可以侍寝,每天都可以侍寝,翻我牌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