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还真是下贱

    傲娇如他,天生就带着钻石钥匙出生,还不屑跟脚踏两条船的女人交往。

    他快速的穿好了衣服,脸像是刀削般冷潇,凌冽的出门。

    “纪先生。”门口守候的两个保镳恭敬地低头喊道。

    “消除我的一切信息。”纪辰凌冰冷的命令道,扫了房门一眼,暗潮汹涌,生气的离开。

    白汐睡到自然醒,全身疼的就像散架了一样。

    她坐起来,挠了挠头发,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衣服丢了一地,垃圾桶里丢着好几个用过的套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向被子里的自己,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她震惊的撑大了眼睛,脑子里好像有道闪电被劈过。

    她记得从公交车上下来,被一个光头注射了什么东西,其他都不记得了,所以……她是被强了?

    她冲进了浴室,洗了好长时间的澡,越想越气恼,到底是谁!

    她去了前台,“我是803的房客,我想知道房间旅客的登记信息。”

    前台怪异的看了白汐一眼,查看电脑,“803房间只有一位叫白汐的房客信息。”

    “那监控呢?”白汐追问道。

    “不好意思客人,我们的监控从昨天开始就坏了。”

    “什么?”白汐不淡定了。

    住房信息没有,她不能确定强她的人是谁!没有监控,也不能确定是谁,对了,垃圾桶里有用过的计生用品,里面应该有男人的dna。

    她立马回房间去,垃圾桶里什么都没有了。

    白汐颓废的坐在床上,就算她现在报警,警察应该抓不到人。

    手机铃声响起来。

    她看是祁峰的,内疚,也觉得憋屈,莫名其妙的遭受无妄之灾,眼睛发红,接听电话。

    “小汐,你现在在哪里?”祁峰着急的问道。

    “祁峰。”白汐停顿了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你先回来吧,我父母都在你家了。”祁峰不耐烦的说道,不给白汐说话的余地,挂上了电话。

    白汐回去,刚踏进门,就听白亦初阴阳怪气道:“姐,你终于回来了啊,伯父伯母等你好久了。”

    白汐礼貌的打招呼:“叔叔,阿姨。”

    “我说小汐,你昨天去哪里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我们都担心死了。”白亦初的母亲故意说道。

    “昨天拎毕业证书,班级聚会。”白汐解释道。

    白亦初咬牙,眸中迸射出嫉妒,以及厌恶。

    她直接拉开白汐的领子,大声喊道:“姐,你身上怎么到处红红的,好像是吻痕。”

    白汐震惊白亦初的行为,要把纽扣扭上,白亦初反而拉的更开了。

    祁峰母亲看到火了,“老白,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她和小峰快结婚了,居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这个婚不结了。”

    “白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父怒道。

    白汐按住领口,低下头,睫毛都在颤动着,难以启齿,轻声道:“我,昨天晚上,被人强了。”

    “什么!”白父不可置信的的瞪着白汐。

    祁峰母亲嗤笑一声,“是强,还是自          ,还是自己下贱,为什么不强别人就强你!”

    白汐无言以对,看向祁峰。

    祁峰别过脸并不看她。

    “你先楼上去。”白父命令道。

    白汐看周围人都鄙夷的看着她,暂时避一避,也是好的。

    她回去了自己房间,越想越不对。

    她衣服穿的好好的,白亦初怎么会突然拉开她的领子。

    唯一的解释是,白亦初什么都知道。

    她想要问个清楚,出门,经过白亦初房间,听到祁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你做的对不对?”

    “是,是我做的,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要娶白汐,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你难道要我的孩子喊你姨夫吗?”

    白汐心里咯噔了一下,踉跄了一步,扶住了墙,手都在颤抖着,脑子里经历着惊涛骇浪一般,仿佛要把她淹死,气都透不过来。

    白亦初早就和祁峰在一起了。

    两个人还怀上了孩子!

    怪不得,祁峰每次买礼物都是买两份。

    怪不得,她好几次看到祁峰从白亦初房间出来。

    怪不得,他会陪着白亦初去买东西,看电影,逛街。

    是她太傻,还是他们以为她太好欺负,居然找人给她下药,让她在所有人面前被羞辱。

    白汐生气的推开了门,“白亦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亏我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妹妹。”

    “谁要当你的妹妹,你在别人眼中是完美的,长相好,身材好,气质好,学习好,连学校都是最好的,我却一直要拿来和你比较!”

    “就为了这么一个原因,你就找人强我!”白汐很不淡定。

    “只有把你赶走了,爸爸的财产才可能完完全全是我的。”

    “是吗?那我要爸爸评评理,到底要赶我走,还是赶你走。”白汐眸色腥红的说道,握住白亦初的手往外拉。

    “白汐,你放开我,祁峰哥,救我。”白亦初抠着白汐的手。

    白汐手上都是被她抠出来的血痕。

    祁峰扯开白汐的手,“小汐,你轻点,你这样会弄疼她的。”

    “弄疼?”白汐很不理智了,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泛白了,“她找人强我,你就没有想过会弄疼我!你跟她睡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我也会疼!”

    “你小声点,作为姐姐难道就不能体谅她的任性吗?她还是个孩子。”祁峰嫌弃的说道。

    白汐真的觉得好笑,“他睡她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她还是个孩子。”

    “我会娶你的,我们算是扯平,反正你也不洁了。”

    “我不洁到底被谁所赐!娶我?对不起啊,我修的不是菩萨心肠,原谅不了你们的狼心狗肺。”白汐去拉白亦初的手。

    白亦初躲开了,眼珠一转,跑到了楼梯口,对着祁峰说道:“白汐已经不要你了,你们回不去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选择了吧。”

    “你什么意思?”祁峰不解。

    “祁峰哥,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对吧?我只有你一个男人,而白汐的第一次已经被别的男人夺走了。”白亦初恳求道。

    祁峰沉默着。

    白亦初咬了咬牙,阴鸷的盯着白汐,勾起了嘴角,自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