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去酒店

    纪辰凌望着她眸中水波粼粼的动人模样,心思有些波动。

    白汐看他不同意,委屈的嗅了嗅鼻子,“皇后要害死臣妾,华妃也视臣妾为眼中钉,甄嬛,香妃,令妃,娴妃还有武媚娘她们都是一伙的。皇上若是不宠幸臣妾,臣妾就没有孩儿母以子贵了。”

    纪辰凌拧起眉头,“甄嬛,武媚娘不是一个朝代的,你又是谁?”

    白汐一脸呆萌,“臣妾是小白啊,皇上,你不认识小白了吗?”

    纪辰凌无语的别过脸。

    她摆过他的脸,只和她咫尺之间。

    她吐出来的气息都落在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红酒的香醇,“皇上为什么不看臣妾?”

    纪辰凌看她迷迷糊糊的模样,勾起嘴角,几分嘲讽,又几分骨子里的叛逆,镇压在他的成熟之下,耷拉着眼眸,意味深长的说道:“画面太美,不敢看。”

    “美?”白汐顺着他的话说道:“皇上都夸臣妾美了,那以后不要雨露均沾,独宠臣妾一人好不好?”

    纪辰凌幽幽的看着她,这么顺杆子爬的,她是第一人。

    白汐看他不说话,有些惊慌,担心他把她关进冷宫。

    她低头,嘴唇轻轻的碰到了他的嘴唇上面。

    纪辰凌浑身一震,背脊都僵直了,敢强吻他的,她也是第一个人。

    毕竟,还没有女生可以这么近的靠着他。

    白汐看他没反应,舔了舔嘴唇,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纪辰凌看她这模样,就像毛茸茸的小猫咪一样,无辜又无助,一双大眼睛,水光粼粼,倒映出他,很是美好。

    他的眸色染上了情念,毕竟,她……是他入学第一眼,就能看到眼中的人。

    他这个年纪,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程斌,去酒店。”纪辰凌对着保镖命令道。

    “是。”保镖领命。

    白汐看向保镖,还没有看到人呢,就被纪辰凌摆过了脸。

    他握着她的下巴,霸道的说道:“成了我的女人,你再看一眼其他男人试试?”

    “嗯?”白汐还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被他吻上了嘴唇。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闭上了眼睛,柔软的好像水一样。

    纪辰凌深入到了她的口中。

    白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往后退开了,一本正经的说道:“皇上,小白是条蛇,你会害怕吗?”

    纪辰凌懒的理她的胡言乱语,勾着她的下巴,一口一口的吻着她的嘴唇。

    车子在最近的酒店前停了下来。

    白汐立马趴在了窗口,新奇道:“皇上,这是您的寝宫吗?”

    纪辰凌无奈的叹气,情念更深了,“你专心一点。”

    “哦,那皇上以后          皇上以后独宠我一个人,可以啊?”

    纪辰凌幽幽的看着她。

    他不轻易承诺,既然承诺,就会竭尽全力去做到,看着她这番楚楚动人的模样,心随意动,应了一声,“嗯。”

    保镖拉开了车门。

    他先下车,才踏到了地上,白汐自己下来了,踉踉跄跄的。

    纪辰凌把她抱了起来。

    保镖惊呆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纪总如此宠爱一个女孩,不对,是第一次看到纪总这么靠近一个女孩……

    白汐也不挣扎,头一歪,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气息,全部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纪辰凌看向她,眼中流淌过一丝暖流,嘴角也微微扬起。

    他看她平时一本正经的,做事情也有板有眼,如今,有点像是个会撒娇的孩子。

    保镖弄了房间。

    纪辰凌把白汐放在了床上,她还是闭着眼睛的。

    “白汐,白汐。”纪辰凌轻声喊道。

    她没有反应,像是已经睡着了。

    他也没有强求,给她盖上了被子。

    但……体内的热气不散,还是紧绷的。

    他走去了洗手间,打开了冷水,站在水龙头下面。

    白汐睡的不踏实,睁开眼睛,看向浴室,晃晃悠悠的走过去,推开了门。

    纪辰凌身无一物,有着健壮的提醒和强有力的肌理线条。

    一夜。

    他被她折腾的几乎没睡。

    他没有想到,她还是第一次。

    他把第一次给她,挺好。

    纪辰凌扬起宠溺的笑容,撑着下巴看她熟睡的模样,居然不困。

    她粉粉嫩嫩的,像是小猪,累坏了,一动都不动。

    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他怕吵醒了她,翻出她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编辑的名字是老公。

    心里一紧,眉头拧起来,狐疑的接听。

    “小汐,你在哪里,今天我父母过来和你父母谈我们的婚事。他们希望你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纪辰凌脸色阴沉了几分,冷声道:“你是谁,你找谁?”

    “我是祁枫,你又是谁?这是白汐的手机号码吗?”祁枫一头雾水道。

    “你是白汐的男朋友?”纪辰凌震惊了,他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

    “是啊,我们交往五年了,现在准备结婚,你到底是谁?”祁峰也不耐烦了。

    纪辰凌挂上了电话,胸口剧烈起伏着,锋锐扫向白汐,目光犀利了起来。

    她快要结婚了,还邀请他去酒店,把他当什么,某友?还是婚前放纵的对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