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可以吗?给我

    她心里也跟着在默数着,终于到了一,纪辰凌移开了嘴唇,但是没有松开手。

    他漆黑的眼中染上了一层幻色,深深的锁着她,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眼中溢出来一样。

    白汐脑子里闷闷的,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缺氧的原因,思维不能运转。

    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嘴唇。

    纪辰凌呼吸一紧,她不知道,这个动作代表更深一层的邀请吗?

    一个男人,只有他,光这点,就让他热血沸腾了。

    “完了,三分钟了。”白汐提醒道。

    他这样看着她,让她有些害怕,好像一头蛰伏的野兽,随时可以把她吞入腹中,骨头都不剩的侵略感。

    纪辰凌松开她,端起了红酒,喝了一大口。

    白汐也口渴,下意识的端起红酒,也喝了一大口,更口喝了,视线里的东西都是重重叠叠的好几层。

    红酒的后劲大的脑子里都不清楚,头一歪,靠在了张瑞杰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纪辰凌眉头拧了起来,放下酒杯,拖着她的后脑勺,让她倒在他的肩膀上,冷冰冰的对着张瑞杰说道:“我送她回去。”

    张瑞杰明显的感觉到纪辰凌眼中的敌意。

    他招谁惹谁了,明明是白汐喝醉了酒倒错了方向啊。

    “好。好。辰凌,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对吧?”张瑞杰直接问出口。

    纪辰凌没有回答她,扶着白汐起来。

    白汐被弄醒,睁开眼睛,身体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舌头打结道:“我没……没力气,走走……走不动。”

    纪辰凌看她醉的不轻,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里朦胧着一层湿气,可怜兮兮的。

    他打了电话出去,命令道:“把车开到门口来。”

    “能开到包厢里来吗?”白汐轻声问道。

    纪辰凌:“……你当是自行车?”

    他收起电话,抱起她,朝着门口走去。

    白汐觉得被他抱着还挺舒服,头靠在他的身上,喃喃自语道:“这段日子我心情都不好?”

    “嗯?”纪辰凌低头看她。

    “林嬷嬷欺负我,小萧子欺负我,陆总管欺负我,小纪子也欺负我。”

    纪辰凌默默地移开眼神,等等,小纪子?

    “你知道我是谁吗?”纪辰凌拧眉问道。

    白汐抬头,看向他。

    她看不清楚,但是她觉得他挺好的。

    这么多年来,都是她一个人带着天天,生病了自己扛着,受委屈了也忍着,没有人会帮助她,更没有人会抱着她走。

    印象中只有妈妈会抱着她哭泣,哭着,哭着,妈妈就走了,丢下了她。

    “别丢下我。”白汐说着笑了,笑着笑着,眼角有了泪痕,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轻声喃喃道:“别再丢下我,呵呵。”

    纪辰凌眸色深了很多,当年他是气的厉害,原本想要和她好好开始,却知道她要嫁人,所以原地爆炸了。

    如果她当年说别丢下她,他肯定不会丢下她的。

    博凯开车到门口,打开后车门。

    纪辰凌先把她放在了后车位上,坐到了她旁边。

    博凯          bsp;博凯看气氛不太对,白汐身上酒气很重。

    他谨慎的问道:“纪总,我在希士顿帮您定了一间总统套房,需要再定一间给白小姐吗?”

    “不用了。”纪辰凌沉声道,让白汐靠在了他的身上。

    博凯看了他们一眼。

    白汐亲昵的靠在纪辰凌的颈窝处,好像一只黏人的小猫咪,能够撩动人的心。

    他本来想追白汐的,如果对手是纪总的话,他不战而败了,替他们打开酒店房间的门,他就知趣的离开了。

    纪辰凌把白汐放到了床上,给她盖上了毯子。

    五年前那个晚上的记忆涌进他的脑中,如此清晰,好像还在昨天。

    她是没有和她那个男朋友在一起吗?

    如果,如果!如果……他是不是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

    低头,缓缓的靠近,亲在了她的嘴唇上。

    她的嘴唇依旧如记忆中的柔软,从她口中能听到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翻涌了他的热血,激活他原始的本能。

    他想更加的深入,一如五年前那个晚上一样,松开嘴唇。

    白汐睁开了眼睛,迷蒙的看着他。

    “给我,可以吗?”纪辰凌一本正经的问道。

    “嗯。”白汐糊里糊涂的应了一声,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纪辰凌无奈的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走进了浴室,洗冷水澡……

    *

    白汐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闭着眼睛,朝着枕头下面摸去,没有摸到手机,翻了一个身,朝着另外一边的枕头下面摸去,还是没有。

    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坏境,猛的惊醒,坐了起来,环视四周,这里好像是酒店。

    她赶紧查看自己的衣服,还是昨天穿的那套,除了有些头疼,身体也没有异样,松了一口气。

    手机铃声停止了。

    她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包,翻出手机,看是陆泽逸的来电显示,再看时间,已经八点四十五,赶紧的,回电话过去。

    “你在哪里?知道现在几点了吗?”陆泽逸生气的质问道。

    “对不起,陆经理,我昨天晚上喝多了,睡过了头,我能请半天假吗?”白汐好声好气的问道。

    “睡过头就请假,那你旷工我能开除你吗?”陆泽逸暴躁的说道。

    白汐听出他的心情很不好,抿着嘴巴没有说话。

    陆泽逸沉默了三秒,调整了情绪,“不好意思,纪辰凌昨天离开了酒店。大老板那边施压太大,我一晚上没睡,脾气不好。”

    白汐想象的出他的焦虑,宽慰道:“纪辰凌离开酒店是回a市参加校友会,他应该还会回b市的,也不一定被悦季大酒店那边抢去。”

    “你怎么知道他去参加校友会了?”陆泽逸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你昨天也去校友会了?”

    “呃,有些突然。”白汐模棱两可道。

    陆泽逸扬起了笑容,“如果你能够再次把他邀请回来,今天不算旷工算出差。”

    “那个,他不是因为校友就会多给几分薄面的那种人。”白汐为难的说道。

    “再给你一万元奖金。”

    白汐沉默着,给她十万也没有用啊。

    “给你十万。”陆泽逸加价道。

    白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