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做我的女人,就不能有其他男人

    白汐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着,握紧了拳头。

    五年前,她就是被人强了,才会改变了人生轨道,被设计,被陷害,被羞辱。

    她有种想要和秦学之拼个你死我活的冲动。

    可……她有天天要养,有外婆要照顾。

    论体力,她挣脱不了,唯有冷静。

    “秦少爷,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白汐抬起下巴,睨向秦学之,扬起千娇百媚的笑容。

    秦学之看她前后反应那么大,不解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男朋友是纪辰凌,你敢碰他的女人,只要他一句话,秦家会倾家荡产,你这个阔少,还做得成吗?”白汐浅笑道。

    “不可能,他才到b市几天,你就勾搭上他了?”秦学之不相信,但手上的力道松了。

    白汐立马脱离了他的束缚,妩媚的靠着酒柜,手指绕着尾稍的头发,“几天?你见我不过几分钟而已。”

    秦学之盯着白汐的明媚动人以及她眉宇之中波光的流转。

    他怂了,“你真的是纪辰凌的女朋友?”

    “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能跟着他来?要是晚上他看到我身体上有一些痕迹,你说,他是会相信我呢,还是会相信你?”白汐暗示道。

    “呵呵,我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不会当真吧。酒就在你的右手边,我上去等你。”秦学之干笑着离开了。

    白汐看他走了,松了一口气,先安全了再说,以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拿了手边的两瓶拉菲上去,站在了纪辰凌的旁边。

    秦学之心有不甘,问纪辰凌说道:“白汐是你女朋友啊?”

    “谁说的?”纪辰凌沉声道。

    “她。”纪辰凌睨向白汐,意味深长的笑了,很是开心,以及邪恶,“难道不是吗?”

    纪辰凌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深邃的目光也落在白汐的脸上。

    那气场,太强,好像刀刃一般,白汐尴尬的快要原地爆炸。

    她没有想到秦学之居然直接问了出来,苦笑的解释道:“我开个玩笑。”

    “呵呵呵。”秦学之笑的更开心了,“原来也是玩笑啊。”

    纪辰凌看出他们之间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脸色差了些,锁着秦学之,冷声道:“开玩笑也要注意分寸,有些玩笑可以开,有些玩笑不可以开。”

    “额。”秦学之笑容凝结在脸上,他怎么觉得,纪辰凌是在警告他呢?

    “白汐这一年在商务部野了,忘记了做客房经理的本分。”陆泽逸数落着,视线移到纪辰凌脸上,“我回去给您换一个合适的客房经理。”

    纪辰凌的脸色更难看了,仰面,把杯中的酒喝掉。

    *

    宴席上,白汐尽量躲着秦学之,也不离群,战战兢兢的,好不容易结束了。

    秦老板要和陆泽逸聊公事,她和纪辰凌先回去。

    纪辰凌喝了一些酒,闭着眼睛靠着椅子休息。

    她坐在了后车位上,准备了湿巾,纸袋以及矿泉水。

    纪辰凌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睨向她          睨向她,看了会。

    白汐有一张非常好看的侧脸,高高的马尾顺着头型下来,形成优美的弧度,小巧精致的脸蛋很饱满,大大的眼睛,卷翘的睫毛在眼影下方流下黑色的剪影。

    鼻子也是小小的,但很高挺,特别是自然往上的嘴角,给人柔和恬静美好的感觉。

    “为什么说我是你男朋友?”纪辰凌问道,声音低沉,听着,并不像是生气,还有些缱绻旖旎的错觉。

    “呃。”白汐想着有什么好的理由解释,发现并没有。

    她转过身,正对着纪辰凌,道歉道:“对不起啊,纪先生,我不是故意要这么说的,之前在地下室,秦少爷想那个我,只有您的声望能压制住他,所以我撒谎了。”

    “那个你?”纪辰凌眯起眼睛,寒光乍现。

    白汐难以启齿,虽说她有孩子吧,但是那方面,她几乎为零,唯一的一次,她一点都不记得。

    纪辰凌从她的表情上,也猜到了,别过了脸,抿着嘴唇不说话。

    白汐看他好像生气了,求情道:“我以后不那样了,对不起啊。”

    纪辰凌看她一眼,眸宇之中流淌过波动,拿出了手机,编辑了短信出去,“刚才和小汐聊起,原来她是我同班同学,好好照顾,我会和她常联系。”

    秦老板收到了纪辰凌的短信,思索了再三,问陆泽逸道:“刚才纪辰凌给我发了消息,你帮我琢磨下,这是什么意思?”

    秦老板把短信内容给陆泽逸看。

    “应该是希望公司多提拔白汐的意思吧。”陆泽逸解释道。

    秦老板扬起暧昧的笑容,“他喊白汐小汐,两个人之间应该很熟。”

    陆泽逸浅笑不语。

    “那句常联系又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让我提拔,一句好好照顾就够了。”秦老板又陷入沉思之中。

    “应该是他会时刻关注的意思吧,今天中午,秦少爷好像和白汐之间有什么?”陆泽逸暗示道。

    秦老板恍然大悟,“你那员工确实长的赏心悦目,我会告诫学之的,悦季那边也想参与开发,想办法和纪辰凌早点签好合约,免得后患。”

    “是。”

    *

    白汐陪同纪辰凌回到了1908号房间。

    纪辰凌需要休息,白汐恭敬的去厨房倒了一杯蜂蜜水。

    她去主卧的时候,纪辰凌好像已经睡着了,和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右手搭在了额头上面。

    她没有吵醒纪辰凌,水杯轻轻的放在了床头柜上,把空调温度调到了二十六度,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毯子,给纪辰凌盖上。

    突然的,手腕被他握住了。

    白汐对上了纪辰凌深邃的眼睛,扬起公式化的笑容,解释道:“我只是帮您盖毯子,没有恶意。”

    纪辰凌没有说话,眸色更加漆黑了。

    白汐总觉得被他手掌禁锢的地方太烫了,他那眼神又太深沉。

    她扭了扭手腕,挣脱不出,保持着客户经理应有的素养,又说道:“如果可以,把蜂蜜水喝掉后再睡吧,蜂蜜水对缓解酒后头疼有良好的效果。”

    纪辰凌眸中暗潮涌动,“我跟你说过,做我的女人,就不能有别的男人,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来招惹我,不然,我不会像上次那样轻而易举的放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