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何事,我跟他又不熟!”

    洛溪耸了耸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蓝倾川听到父亲还活着,刚想出声却是被玄风一个手刀打晕了。

    正想开口的蓝沐恒,看到这情形立马不敢再做声。

    夜景渊看到蓝沐恒比较上道,也没让人再动手。

    “你......你这个不孝女。”

    蓝裴旭破口大骂。

    “你别五十步笑百步了,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杀的人,居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说孝顺。”

    白薇声音带着讥讽,走到了洛溪的身边。

    这话一出,蓝沐恒惊愕地张大了嘴,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只能够压抑着激动的情绪,继续看下去。

    “胡说八道!”

    蓝裴旭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做的事情,“那是我母亲,我为何用动手。”

    洛溪抬了抬下巴,淡淡回应,“很简单,她跟五哥一样知道了不该知道的问题,你要灭口啊!”

    “你别乱说,而且我就是你父亲,你现在是想弑父吗?”

    蓝裴旭一脸怒气地看着洛溪。

    这么多人在,他自然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白薇感叹了一声,随即看向了不远处的颜泽,“阿泽,将他魂魄抽出来,魂魄可不会有假。”

    “是!娘子!”

    颜泽答应的那叫一个爽快,手一翻一面黄色的小旗出现,朝着蓝裴旭的方向飞过去。

    蓝裴旭的道行在洛溪和白薇之上,但却跟颜泽差不多。

    要是真的魂魄被收走,那他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到时候这个时候他也装不下去了,双手快速掐诀,一道符咒朝着小黄旗打了过去。

    “哎哟喂~您终于装不下去啊!”

    洛溪嘲讽了一句,手一翻也放出一道小黄旗。

    白薇见状,自然也跟上。

    这一幕让过来的护卫都看呆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天师斗法。

    而夜景渊却是紧皱眉头,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站在洛溪的旁边,成为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男人。

    就在这时,一名护卫匆匆忙忙跑了过来,恭敬禀告道:“王爷,青峰观的观主白鹤道长带人过来了。”

    夜景渊听完吩咐了一声,“将人请过来!”

    “是!”

    护卫回应了一声,小跑着离开。

    没一会白鹤道长就带着几名弟子走了过来。

    “景王殿下这是出了何事!”

    白鹤道长客气地问道。

    夜景渊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听到是自家道观的道长干的事情,他赶紧出声询问:“做法的道长人在哪里!”

    夜景渊朝着玄羽使了一个眼色,没一会人就被带了上来。

    白鹤道长看了一眼中年道长,立马矢口否认,“景王殿下,这人并不是我们青峰观的人。”

    其实夜景渊也猜到了这点,只不过让白鹤道长再次确认而已。

    这边聊天的工夫,那边蓝裴旭也被五花大绑地扔在了地上。

    多亏洛溪的药,要不还不会那么快将人抓住。

    夜景渊又跟千鹤道长说了几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下了山,往着京城方向而回。

    至于蓝慕萧几人,也在上了马车后,一个个醒来。

    看着马车里坐着的洛溪,他们心中全是疑问。

    “想问什么就问吧!”

    洛溪先开了口。

    “他.....他真的不是我们的父亲!”

    蓝倾川先出了声。

    他是真的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这人要真是大伯,那他和母亲.....

    “不是!”

    洛溪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可他跟父亲的言行举止真的是一模一样,就连平时惯用的手势都一样,你又如何察觉出他不是父亲。”

    蓝慕萧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有,五弟去世的时候,他是真的哭得很伤心。”

    蓝沐恒也出了声。

    他一样也不敢相信这个是事实。

    听到这话,洛溪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当初阿金看到蓝裴旭抱着一个空灵牌哭。

    没人的时候,他也没必要演戏,可为什么他会那么伤心呢?

    正常来说他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不该为了侄子哭成那个样子啊!

    见洛溪没回话,蓝慕萧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洛溪回神,想了想才出了声,“有些事情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要等审问了后才可以给你们答应。

    而是........”

    她话音一转,“这事情还不是家事那么简单,这位阴毒的大伯,他是南诏国的安插在我们天霁国的奸细,还有...........”

    洛溪选择性的告诉了他们一些事情,而只是这些事情,已经将兄弟四人震惊的好半天都没开口。

    马车一路前行,中间都不敢停留,直到将人送进了大理寺的大牢,大家才跟各自回去休息。

    赶了那么久的路,大家都很累了。

    当然,阿金和阿玉两只并没有离开,而是躺在了隔壁的大牢中,监视着蓝裴旭的举动。

    蓝裴旭作为在天霁国多年的棋子,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

    南召国的人要不就过来刺杀,要不就将人救出去。

    而戴着上手铐和脚铐的蓝裴旭,已经没了之前的恐惧,正表情淡然地盘坐在地上,开启了修炼模式。

章节目录